我覺得自己真的很幸運,竟然有機會可以跟草總喝一杯快樂的下午茶~
聽到可以去喝茶時真是興奮地快要飛上天了!本台攝影師更是喜滋滋地開始列想請教草總的問題清單

很早就知道草總愛煮咖啡,當我親眼看到他的傢司頭時,仍驚嘆無比,
草總不同於我以前所遇到的球員
戴上眼鏡的草總,真的儼然就像個老師一樣斯文~但我一定再讚嘆一下斯文的外表下,有一顆非常精密的頭腦

相信很多人都想問草總當年那麼希望加入味全,卻不幸被統一選走,他怎麼想呢?
是地,這也是我們請教他的第一個問題

其實當下他沒有回答我們,只是笑了笑
但大家東拉西撤地也講到"就結果論而言,能加入統一是幸運地"

所以有一段談到跳槽事件時,問到有沒有球團想簽他?(一定有的嘛!這種看板級的人物)
草總笑了"當然有啊!不過我馬上回絕掉了"
草總說他加入統一這麼多年來,統一從來不曾虧待過他,所以他也並不想,也不應該離開統一,他唯一做的事,就是讓球團知道,有其他球隊跟他談過,但他也向統一表明了自己回絕對方的態度,

"有些利益是短期的"草總說,人應該要看長期

其實有時候,我覺得看一個人的格局,就在這裏,草總相較起來,真的是大器
中華職棒打了十幾年時光,人來人往這麼多時候
我常覺得,我們這些球迷看球寫部落格,花了很多時間在抱怨環境,抱怨體制,抱怨聯盟

但真正有有權利抱怨的是這些一直都默默堅守本分與環境在抗衡的人
公平跟正義還是以一時間無法理解的方式存在著
草總能這麼優雅而從容地生存在中華職棒裏,就是最佳的證明

草總有聊到自己剛加入統一時,其實跟大家都不熟悉,畢竟過往的經歷裏,他與其他球員們交壘的部分很少,
簡直成了球隊的"第六個外國人"
最後還是隨著時光慢慢推進才跟大家打成一片

提起了那球員時代的草總,我們對於四大天王的草總可是又愛又恨!(愛的是草總,恨的是他偏偏是帶著統一來打味全)
我也笑著跟他說,廖敏雄則跟我們說道,"陳義信的球也很好打,別人打不到的,我都打的打,就是謝長亨球的我從來都打不好"
草總聽了哈哈大笑的說"我就是專門修理廖敏雄的啊!"
因為廖敏雄的揮棒很快,但是打垂直的變化球相對就打不好,所以草總的球總是可以騙得到他!
大家都笑了
因為廖大哥形容過草總的球"像是在你面前從二樓掉下來一樣"
(我覺得很好玩的是,這些往事在多年以後再拿出來重新對照時,也是一種趣味)

四大天王人人風格不同,
草總說,當時的自己其實不會想太多,但等到自己當了教練後,就開始會回頭看自己的過去
其實這四大天王裏,黃平洋及草總自己是直球控的較優地
但為什麼勝投數卻這麼少呢?也許是變化球不夠準吧!
最準的則是陳義信,草總說陳義信己經準到可以玩球,玩球員,出神入化的讓人只能佩服

所以有人問他,那陽建福的滑球跟陳義信的滑球誰厲害呢?
草總想了想答道"陽建福可能比較厲害,因為他出手快,陳義信的手臂拉的比較大,尾勁也是陽建福的悉利"
不過呢,陳義信還是比較準(所以只有陳義信在玩球員,倒沒聽過陽建福在玩球員的說~噗)

提起了四大天王的那往事,我們還有好多問題想問
講著講著,提到了旅外這件事,
草總本身也是旅日過的選手,他提出一個問題來表達他的想法,我覺得很有意思,
他說,"去美國的很容易就要開刀,為什麼?"
因為美國的方式是用鼓勵去彰顯選手的優點,所以一直誇你,你的球就一直催,催到最後就受傷了
那麼日本呢,注意到的是選手的缺點,覺得哪裏不好就調哪裏,改哪裏
於是我問草總,那麼台灣的路該怎麼走呢?"要balance啊!"草總覺得要各取其長,以平衡的方式來帶選手
他不讚成改勢姿,除非是嚴重影響到結果或有可能受傷,

問他去日本的時候被改怎麼辦?草總笑著回答"我又沒有被改過!"
聊到這個,不由得談到沈鈺傑及倪福德傳出被球隊相中,草總抱著祝福的心情,

說了選這些選手,草總可就嘆啦!
當年他在潘威倫跟余文彬之間可是傷透了腦筋,我們直說"還好選的到的是潘威倫啊!"
草總則回我們,那是現在看起來當然如此,當時可是沒有人知道會差這麼多
不過草總下了一個結論讓大家哈哈大笑了起來"有什麼用?中信的都打不到!唉~"

可惜時間實在過的太快啦!
常常是誰起了一個問題,又延伸了許多小問題,到了後半段,己經完全進入話家常式地閒聊著
甚至聊到了"我們球迷"看球的想法
於是我們提出了很多球迷的期待,以及球迷的疑問
草總則很認真地聽,也回答"他從來沒有想這些,畢竟身為一個總教練,想的是事就是只有贏球這一件事"

講到總教練,
草總談到,畢竟成敗其實只有一個總教練在扛,因此,總教練的心裏,真的只有想贏球這麼一件事情而己
怎麼管控好選手們的道德,怎麼操練好選手們的技術,怎麼讓球隊可以贏球
都是他腦筋裏一直在想的事情

不過草總也很開心地說,聽了我們的這些球迷的抱怨,也是另一種看球的角度,他未來在帶隊時又會有更有多的參考了
甚至到了最後,
還跟我們說"好!那我們來沙盤演練一下"
哇,我們好大的榮幸啊!
當然我們只是球迷,沒打過棒球,也不保證有那麼心臟可以負荷得了比賽的壓力

但我佩服草總的肚量及隨時聽取各種意見的態度
他打了多少年的球?也帶過多個球員?他竟然願意對我們這群外行人說,聽聽看我們的想法,
也許我們說的一席話也只是在魯班門前弄大斧
但至少,這位魯班先生是笑著把我們說的每一句話給聽進去的
光是這點,我就覺得他很偉大

聊著聊著,時間也晚了,我們一行人也得告辭了
希望還能再有這種美好的時光啊~~~


===============我是11月11日的分隔線=================
我覺得很諷刺的是
在星期六跟草總聊了這麼多,而草總也很真誠地詢問我們,"要怎麼樣球迷才會進場?"
才沒有幾天,
11月11日的下午4:00 中信宣佈解散了
我們一行人真的只能用傻眼來形容我們的心情,相信草總一定會堅強的挺過去,但內心不可能不受傷

只能說,
請大家一起加油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eo49 的頭像
oeo49

lalala愛棒球

oeo4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