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任汶先生,最近十分忙碌,因為...關懷盃即將開打了!
肉蕭先生奔走於盃賽前的許多賽務細節,還要協助理事長陳致遠找讚助
一場比賽辦下來,除了場地費用,清潔費,還有裁判,比賽用球,投手粉,就連攻守名單及記錄表,這些都要花錢買
算一算,原來用最陽春的物資來辦一個盃賽,竟然也要花上超過一個人的年所得...

我最喜歡跟這些球員們聊聊他的事,看著他臉上的眼鏡,想起當年的屠牛手是戴眼鏡屠牛的
我忍不住好奇地問他"你們打球的人,怎麼會近視呢?"

於是,他講了一個長長的故事給我聽
他說他小學的時候,是蹲捕手的,而且隊上有一位投手的變化球十分犀利,全部的捕手只有他接的到,,所以大比賽都是他配這位投手
有一次比數是大幅度領先,
沒想到一個落地的球,把地上的石灰粉噴進左眼,當場灼熱痛到無法忍受,當下就在父母陪同下送去醫院了

等他弄完回到球場時,己經變成8:5 還落後 3 分
因為其他捕手都接不到變化球,只好一直丟直球,也就一直被打...

就這樣
他也一直不以為意這件事,直到他國中時,去打世界青少棒賽,採雙敗淘汰制,當時如果再輸一場就回家了
由他出來丟球,捕手是陳瑞昌,
當天是比晚間,
他竟然發現自己看不見補手打的暗號,他就問"昌仔,我看不見耶!"
陳瑞昌反應很快,心想反正加拿大人也聽不懂台語,就用台言喊"直的直的" "滾的滾的" "落下的落下的"...投捕之間就在那邊喊來喊去,場面一時間十分吵鬧~我聽了一陣大笑
"還好最後是贏了!"肉蕭笑著說~

因為白天都看的見球,只有天黑時才會看不清楚,所以也一直不以為意
到高一時,開始發現近視有變嚴重
檢查完後發現自己的左眼弱視而右眼則過度使用容易痺勞,導致視力越來越槽,
"我還一度以為自己得了夜盲症勒!"蕭教練說

最後只好選擇配戴眼鏡
但視線多了一個框框實在很不方便,也不習慣,叫上場揮擊也打不到球...
就這麼一直撐到高三
終於發現,再這樣看不清楚不是辦法,
迫不得矣,
只好為自己配戴隱形眼鏡
他說"戴上去的那一刻覺得世界大放光明"
哈哈哈哈哈哈,我也是有近視眼的人,所以完全能理解他的開心

後來,
就這樣戴了隱形眼鏡許多年
但眼睛容易感染,(也許是球場上的紅土吧~)
後來的幾年試著適應眼鏡也就漸漸習慣戴眼鏡上場比賽了

聊著聊著,聊到他是個屏東長大的孩子,一直到美和畢業後就到台北來打拼,然後就沒再離開過台北了
講到小時候,他從小就是住在球場長大的小孩
吃喝拉撒都在球場
他說有時候球場沒水,小朋友就去開草地灑水機的水來洗澡"用噴的~"
(哈哈哈哈哈 我那畫面應該很妙吧!?用噴的粉high哩~~~)

他說小時候就是這樣,從唸小學就要自己洗衣服,擰衣服就兩個小孩一人一邊往不同方往轉,
扭一扭就把衣服掛在球場的欄杆上曬,

陽光,紅土,曬衣服
這就是肉蕭可愛的成長之路~

講到童年的朋友,他不由得也聊到他出國比賽的那年,他跟鍾宇政兩個是年紀最小的,
(似乎人在當菜鳥時最容易交到換帖好友,畢竟同甘共苦過~)

他說那時候,什麼東西都是他們倆個搬,衣服也是他們洗
那時候也沒分什麼球棒袋,所有的東西都塞在一個很長的大袋子裏,由菜鳥負責搬,但真的很重,他們根本搬的很吃力
後來,他突發奇想
把行李的拖箱拖來,墊在袋子下一邊一個,長長的大袋子儼然變成穿了溜冰鞋的拖板車...
鍾宇政還跟他說比比大姆指說"好斯罵特噢!"
當時的肉蕭年紀小,英文也不那麼好,哪知什麼是smart,反問"什麼是斯罵特?"
鍾宇政搔搔頭想了一下"好像是聰明的意思"
於是兩個小孩開心地拉著他們的傑作進了飯店,正好幾個老外經過看到,也讚嘆他們"smart~~smart~~"
講起這段可愛的往事,肉蕭賢拜是很開心地

現在的肉蕭,在基層裏努力著
請大家一起為他加油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eo49 的頭像
oeo49

lalala愛棒球

oeo4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