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24

一直以來都想寫寫廖大哥的智慧,認識廖大哥一年多,漸漸了解他這個人,其實是一個沒有心機的人,但是沒有心機並不代表沒有智慧

廖大哥曾談起很多自己的想法跟理念,他常常跟我們提到"要反想思考,才會有不一樣的獲得"

今天,我們特第跟廖大哥提起了中農與大理的衝撞,身為一個總教練他的看法?這個問題在juleet的部落格裏也特別提出討論,因此我們更想了透過廖大哥自己來說明他的看法

廖大哥當下的反應是,"當然這是合理的衝撞!但是如果是他,還是要看場合"
他提起了自己的職棒生涯裏既是少少跟人衝撞,更是連飛撲都少,為什麼呢?對他而言,要依價值論定,

他談起與中農的那一場衝撞,當然是絕對合法,只是他認為還是要看比賽的規模,在他認知裏,他認為,如果是國際賽事,他會認同,但是在國內的賽事裏,他覺得應該視這場比賽的重要性而論

不過講到中農對大理的那一場衝撞,他還是認為沒有必要

第一點,他覺得青少棒打球是該奮力一搏,但不至於到要冒上受傷的危險來比拼,畢竟一個衝撞可能造成對方的受傷甚至癱瘓,彼此都是靠打球吃飯的狀況下,實是沒有必要在這種並非關鍵性賽事裏去冒這種危險來傷害彼此,
我們反問他"如果不長期養成選手求勝心,選手會不會慣性怯懦?"廖大哥笑著認為,要不要求勝,總教練的命令才是關鍵,如果是重要的大比賽,他認為該用撞的時候,教練自然會下達撞人命令,這不該是球員要練習的東西

第二點,他認為所謂"一扮一扮"的情況下,也就是捕手接到球的同時跑者也到壘包的狀況下才值得這麼衝,這時候衝撞才是有意義地,反觀與中農的這次衝撞實況~當時大理的捕手己經將球接進手套裏,中農的跑者晚一步的情況下,實在是沒有必要再去用撞人的方法企圖將球接開手套以求safe,他反而建議用閃躲的方式去賭是否能意外地安全摸到壘包,多一個拿到分數的機會,也能夠避免彼此的傷害~
他一再強調,如果是總冠軍或是國際賽,任何機會都是值得一摶地,但是三級棒球.....他還是認為應該避免受傷為最前提才對,不管是自己或是對方都應該去避免才是

第三點,他提到了既便是不可避免的衝撞,也應該盡量不要傷人,倘若撞人的是用肩膀撞上去也許不至於造成太大的傷害,但是當時的情況跑者幾乎是以架拐子的動作將手肘直接撞上捕手的脖子,使得大理的捕手脖子極可能因此而受重傷,如果真的造成了不可收拾的傷害的話,廖大哥反問我們"你覺得他的良心會安嗎?"
我當下回想起自己學生時代曾讀到一篇美國作者評論美國足球缺乏運動精神,因為球隊花費了許多時間在教導球員如何衝撞才能保護自己並且讓對方一擊致命,現在聽廖大哥一席話,我反問他"會不會想要教球員們衝撞的眉角?"他搖搖手地表示,這就是不同文化的教育方式,他不會把時間花在"告訴孩子們如何撞人"而寧願把時間放在教育孩子們"正確的觀念",

衝撞是可能造成無法挽救的傷害地,廖大哥一直強調,"衝要有價值"
他之前就跟我們強調過,打棒球是要運用頭腦地,在恰當的時機做適合的事,他說自己當球員時候為什麼不撲接球呢?因為太容易受傷了!如果不是關鍵球,他絕對不撲,因為如果沒有接到,球漏到後面去將會是更嚴重的損失!
這時候,他講了一句話我覺得很意思,
他說"如果我為了撲這一球而受傷,造果自己再也不能有優秀的表現,球迷們再也看不到我的表演,這不是很不值得嗎?"
廖大哥的思慮真的很反相,下次我會再更詳述他的"反相思考式教育方式"

於是我問他,那他怎麼教小朋友們如何判斷自己什麼時候撲呢?
他答道"關鍵球就撲,不是關鍵球絕對不撲!"因為不撲並不會有太大的損失,撲下去萬一漏掉損失更嚴重

當我們在談話之間,電視正好播送出一個張建銘衝以滑壘姿勢衝回本壘,捕手採取金鐘罩式跪在本壘板上完全封住任何一個得分的可能,
廖大哥就嘆道"這就不應該用滑的!這個才是真的該用撞的時機!"
因為除了撞開捕手外沒有第二個得分的機會

(正好kobe提供了我這段影片,感謝他的同時,請各位一起來看這個內容)


他再次細細分析這個情況,畢竟球還沒有到壘包,但是跑者己經比球快回到本壘,為了得分只好情非得己地把捕手撞開以求勝,他反問我們,是不是有時候會在本壘攻防戰裏出現暴傳呢?大多發生的情形就是如此,往往是捕手為了護住這一分完全蹲守在本壘板上,但是因為發生衝撞,但是野手必地己經將球往本壘板送,結果就變成了暴傳~
所以在廖大哥的分析,在中職的場上往往發生衝撞的情況都是捕手己經把本壘板防到固若金湯,為了得這一分,跑者只好以衝撞為手段試圖撞開擋在本壘板上的捕手,否則真的可能因為摸不到本壘板而失去這一分,那就損失大了,這種情況下衝撞是逼不得以地

於是我們又追問他,那衝撞到底合不合理?
廖大哥嘆道"當然是合理,裁判也沒有話講!"但他還是一再強調,各國的文化不同,在台灣這個人情味濃厚的地方,衝撞是最後的手段,而且也應該視比賽的規模來判斷,當下是否應該採用撞的方式來搏這一分?
如果只是為了賭對方的球能不能被自己撞出手套裏,他還是認為只有國際賽事才值得,畢竟同是台灣人,又相煎何太急?既然彼此都是靠打球吃飯的人,何苦該雙方都冒上可能受傷的險來搏這一分呢?
所以他說,自己後來就不拼盜壘王了,因為盜壘實在是太容易受傷了,自己靠著全壘打就己經足以吸引球迷的目光了,何必再冒上可能受傷的風險去拼盜壘王為自己錦上添花呢?
仔細分析起廖大哥的想法,不由得佩服他的智慧啊!

講到這濃厚的人情,我們問及那"不成文的規定"
中職史上曾發生過兩次領先十多分後,領先的一方還在壘包上進行盜壘衝刺,廖大哥笑了,他說這很沒意思,過去的"不成文解決方案"就是,觸手球丟打者,有些教練甚至會下達命令要投手利用牽制直接砸跑者,畢竟己經落後這麼多,再暴傳又有什麼關係?這是倫理的問題

更讓我驚嘆的是,他對於問題學生的看法,
今天天晚了,我先行文至此,其他內容請待我下會分解吧!

不過緊接著,他又示範了一些捕手的小動作,
形容,有一種情況,球未到壘,有些捕手會襯跑者先回來時,立刻後退一步利用這個timing企圖跘倒回來的跑者,
他覺得這麼做就沒有必要了!如果是這種情況,那可真的是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才對~

所以有句話說"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真的是有幾分道理的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eo49 的頭像
oeo49

lalala愛棒球

oeo4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